哇,繁體! | 網站幫助
飛速中文網 > 女頻言情 > 白先生,求你消停點 > 白先生,求你消停點最新章節列表

第四百八十八章 別,你送路總吧

加入收藏】【添加書簽】【返回書頁

分享到:

孟前去處理了孫父的身后事,瞞著孫晚,帶著孫展成。

那是壓在她心里的一塊石頭,沒有個結果,她是安心不了的。

孫晚神情恍惚,嘴角勾著意味不明的笑。

在孫展成和路明天看來,那是笑,沒錯。

可孟前知道那笑里含了多少沒有流出來的淚。

有時候她還幻想著,這一切都是那個男人的計謀,他設法讓孫展成來到她身邊,然后他茍且偷生,蟄伏著等待復出的時機。

她以為,那個可恨不配為人父不配為人夫的男人會狡猾躲著什么地方活著。

然而,孟前跟她說,那是個真正的狠人,舍棄了自己的命,保他兒子一生。

那么貪生怕死的一個男人,那么渴望往上爬,狼子野心的人,竟然甘心就這么死去?

笑著笑著,孫晚忍不住淚流滿面。

“阿姨~”

路明天緊張地跳到地上,最喜歡的冰淇淋蜂蜜吐司都不吃了,貼到孫晚跟前拉著她擔憂起來。

孫晚笑著抬手抹去淚水,嘴上說著‘沒事’。

她越是這樣說,路明天心里越發緊張。

可是他又不知道發生了什么,孟叔叔是好人呀!也沒有跟阿姨吵架,怎么阿姨就哭了?

再看看小舅舅,他的表情特別像幼稚園里犯錯的小朋友。

孫展成心虛的不得了,只聽孟前繼續道,“他倒是也不想死,身體不允許。”

孫晚的腦海里清晰地回憶起那個男人的最后一通電話,他問她,能不能回家一趟。

當著兩個孩子的面,孫晚沒有再悲傷,抬眼問孟前,“前后總共花費多少?”

現在辦什么事不需要錢?一通張羅下來,免不了費錢費力。

孟前沒有給她說數,“郭老二說了,這是我們做晚輩應該做的,你別管了。”

意思就是,這不是孟前一個人干的事兒,郭玉佩也有份。

孫晚懷疑自己已經麻木了,她命該如此。

見她不吭聲,孟前低沉著嗓音說,“你要是想知道地址……”

想祭拜什么的,這些話沒有說出口,孫晚打斷,“以后讓他跟著我吧,你忙你的。”

孫晚一個眼神都沒有,孟前看向孫展成,“待會兒跟我去拿你東西,你姐終于要把你帶回家了。”

孫展成有點緊張,還有點害怕。

他不知道他姐要這么修理他,不知道會不會把對爸爸的恨轉移到他的身上。

爸爸還活著的時候,不止一次懺悔,說姐姐一定恨死他了,不愿意原諒他。

可就算恐懼,他還是想和姐姐在一起。

這是他唯一的親人了。

路明天小朋友待了好半天,見阿姨好多了,被孫晚重新放到椅子上,低頭繼續吃他的。

“我說,我替你看著大孩子,你怎么還替別人看上小孩子了?”

說完了正事兒,孟前就開始打趣孫晚。

別看路明天小,他什么話都能聽懂,孫晚說,“路總出差,我照顧幾天。”

孟前可沒有那么多顧慮,“他們家是沒人了嗎?輪到讓你照顧了?”

孟前都想默默夸路沉一句好手段了,夠豁得出去。

孫晚低頭不語,不愿意路明天多想,孩子已經很敏感,覺得爸爸不愛他。

“要不等路總出差回來再讓孫展成回你那兒吧,倆孩子你照顧不過來。”

孟前良心建議。

孫晚拒絕,孟前不由笑開,“那你可別說我沒有提醒你,我帶孫展成這陣子,感覺身體被掏空。”

孫展成還算聽話乖巧的類型,縱使這樣,孟前都受不了。

養孩子呀!可不是隨隨便便養些花花草草,費心的很!

孫晚坦然接話,“用不用我送你點腎寶?”

孟前聞聲苦笑,“別,你送路總吧。”

說來也巧,飯局還沒有散,路沉的電話打了過來。

“在哪兒?”

呵,一股子的王八之氣。

孫晚很想張嘴‘問候’他,忍了忍,孫晚好著脾氣說了地址。

路沉問,“路明天跟你一起?”

他可是知道這是什么地兒!很多應酬都在這地方。

孫晚知道他誤會什么了,“路總要來接嗎?”

她也不解釋。

路沉那邊兒沉默片刻,不辨喜怒的聲音再次傳來,“看你。”

孫晚很詫異!

什么叫‘看你’?

他敢不敢把話說得再欠揍一點?

“那麻煩路總跑一趟吧,孩子跟我在這里。”

路沉無聲結束通話,孫晚心里不是多舒服,把路沉罵了一遍,轉頭告訴路明天,“你爸爸出差回來了,馬上來接你。”

路明天小朋友的臉上并沒有什么多余的神情,淡淡‘哦’了聲。

他還在考慮一個問題。

孫晚看著他停頓數秒,繼續道,“你書包還在我家,明天我會直接給你送到幼稚園。”

意思就是不讓他回去了,直接要讓爸爸把他帶走。

路明天小朋友這幾天很開心,他不怎么愿意走,可他剛才有個問題需要問爸爸,還是忍一忍好了。

孟前笑著靠在椅背上,“還真是巧,你能帶大孩子回去了。”

還怕他一個人照顧不過來倆孩子呢。

路明天小同學危機意識很強,看了幾眼小舅舅,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,很乖巧地喊了聲‘舅舅’,“我過幾天就又回去了,你幫我照顧阿姨。”

他只是離開一點時間,等問了爸爸問題,他就會回來。

孫展成深知自己的地位,老老實實點頭,路明天說什么他就聽什么。

路沉過來,給孫晚打了電話。

孟前也是準備走的,索性一起出來。

遠遠兒看見停在路邊的車,孟前忍不住勾唇一笑,湊到孫晚跟前耳語幾句。

孫晚橫他一眼,孟前說,“對!突然想到一事兒,路總是不是讓人對我前女友做了什么?”

孟前猛地說起這個,還似乎真有這事兒,當時她還住在合租房,被孟前前女友找上門。

“怎么了?”

孟前勾唇一笑,“沒什么,我先問問是誰。”

話落,孟前先一步走人。

原地剩下孫晚帶著一大一小倆孩子,眉頭實在展不開,孫晚帶著孫展成,牽著幼稚園沒畢業的路明天朝著路沉的車走過去。

路明天小朋友上了車,跟孫晚揮手告別,不等路沉開車就忍不住問他,“爸爸,什么是腎寶?”


明天晚上10左右更新~

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,請訪問www.hvagxa.icu

手機請訪問:m.feizw.com
五式缆稳赢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