哇,繁體! | 網站幫助
飛速中文網 > 女頻言情 > 神秘老公惹不起 > 神秘老公惹不起最新章節列表

第748章 背后的牛鬼蛇神

加入收藏】【添加書簽】【返回書頁

分享到:

然而,不等陶英追上唐玲,唐玲騎著的那匹棗紅馬突然劇烈的嘶鳴一聲,而后,前蹄高高的抬起。

唐玲顯然沒預料到會發生這種事,尖聲驚叫一聲,雙手死死的抓住韁繩,身體緊貼著馬背,才沒有被甩下去。

然而,她騎著的棗紅馬卻突然發狂,在場內亂闖亂撞起來,唐玲的騎術還算過硬,一直抱著馬脖子不撒手,但已經嚇得臉色慘白,不停的尖叫。

馬場的教練也嚇到了,幾個教練都騎著馬迎上去。

但棗紅馬發瘋的厲害,他們都不太敢靠近。最后,眼睜睜的看著唐玲被甩下馬背。好在,陶英的騎術好,反應快,直接沖過去把唐玲救了下來,否則,唐玲已經被發狂的棗紅馬踩死了。

混亂之中,沒有人看到唐玲究竟有沒有受傷,等陶英把她救下來,眾人才發現唐玲的右腿膝蓋以下都是血。

“快叫救護車。”林亦可慌張的說道,隨后,節目組的工作人員才拿出手機撥打了120.

唐玲被第一時間送往了醫院,林亦可并沒有走,并且,把想要跟隨救護車一起離開的劉佳怡也攔了下來。

“林亦可,你攔著我干什么?玲玲出了這么大的事,我要陪在她身邊,不然我沒辦法安心。”劉佳怡眼淚汪汪的說道,一副極擔心和關心唐玲的樣子。

真是可笑,如果真的關心唐玲,下手的時候就不會那么狠了。在劉佳怡的眼中,唐玲就是一個被拉來當墊背的傻子而已。

林亦可看著她戲演的這么真,簡直要拍手叫好了。

“你又不是醫生,去了也無濟于事。還是老老實實的呆在這里吧。我已經報警了,警察馬上就到,現場的人,一個都走不了。”

“報。報警?為什么要報警,玲玲的事只是一場意外而已。”劉佳怡聽到林亦可報警,立即便慌了手腳。

她自認做的神不知鬼不覺,但警察也不是吃干飯的,萬一查到她的身上,蓄意傷人是要坐牢的。

萬一,萬一唐玲倒霉死掉了,她是不是還要給這個蠢貨償命?

劉佳怡手腳冰涼,整個人不受控制的微微發抖著。

彼端,那匹發狂的馬已經被制伏了,前腿彎曲倒在了地上,正在痛苦的嘶鳴著,哀鳴聲讓劉佳怡心口不停的發顫。

隨后,三輛警車呼嘯而來,在馬場外停住。

車門打開,十幾名干警有序的下車,并陸續的進入事發現場。

警察封鎖了現場,并把在場的所有人都帶回去做筆錄,劉佳怡,林亦可和陶英都包括在內。

進了警局,除了劉佳怡不敢說實話以外,其余人都是實話實說。

因為事情發生在攝像師的鏡頭下,拍攝的視頻直接成為證據被警方扣留。

劉佳怡和林亦可如何因為換馬而發生爭執,以及唐玲和劉佳怡如何交換了馬匹。

陶英也如實的說了看到劉佳怡對馬匹動手腳,成為了直接的目擊證人。

警方雷厲風行,直接搜查了劉佳怡的儲物柜,在柜子里發現了一小包不明藥物,隨后送去了檢驗科檢查。

那匹發狂的棗紅馬也被送去了獸醫站檢查,檢查結果證明這匹馬服用過能夠抑制中樞神經的藥物,從而導致癲狂。

而劉佳怡的那包藥物,和棗紅馬血檢中殘存的藥物恰恰是同一種。

于是,人證物證聚在,劉佳怡辯無可辯,直接被警方拘留了。

劉佳怡還算聰明,也算是鎮定,要求聯系親屬和律師,并聲稱自己的律師來之前,她什么都不會說。

然而,警方按照規定流程,讓她和家屬通電話。

……

彼端,林亦可看著白紙上寫著的一串陌生的碼號,微微蹙眉。

“號碼的持有者查不到么?”

“查不到。但可以肯定,持有者絕對不是劉家的人。”陶英說。

林亦可點頭,她也是這么想的。劉佳怡在家里并不受寵,劉父也不是慈父,出了事恨不得撇清干系。劉佳怡是聰明人,這種關鍵的時候,她迫不及待要聯系的人肯定是能夠撈她出去的人。

那么,這個號碼的持有者就有些意思了。

林亦可冷笑了笑,她遲早要把這些牛鬼蛇神都抓出來,挨個收拾。林亦可手掌緊握成拳,那張寫著號碼的紙頁被她揉的稀碎。

“醫院那邊有消息么?”林亦可又問。

“我剛問過,正在進行二次手術。”陶英回答,言簡意賅。

林亦可又皺了皺眉。二次手術就意味著唐玲的傷勢十分嚴重,不會真的有生命危險吧。

唐玲的確蠢的讓人頭疼,但就這么送命,也實在是挺無辜的。

“要去醫院看看么?”陶英問。

林亦可稍稍猶豫了一下,微點頭。

唐玲出事的時候她就在現場,即便她現在躲著不見,唐二太太那種無理攪三分的性子,也遲早會找上她。

林亦可趕到醫院的時候,唐玲的手術剛剛結束,麻藥沒過勁兒,人仍處于昏迷的狀態,在重癥監護室內監護。

唐家的人來的齊全,唐二太太,唐濤和楊珊夫妻,甚至連唐老夫人都趕過來了。

醫生說,唐玲的右膝蓋骨被馬蹄踩爛了,粉碎性骨折,即便進行二次手術,沒有進行截肢,但這條腿已經廢了,再也站不起來了。

唐二太太哭的撕心裂肺,整個走廊都灌滿了她的哭嚎聲。

她見到林亦可后,情緒更加激動了,一聲接一聲的質問著:“我聽說玲玲騎的那匹棗紅馬本來應該是你的,出事的也應該是你才對,你為什么要換馬?”

“當然是覺得馬有問題,所以才換的。”林亦可不加掩飾的如實回答。

“你覺得馬有問題就換給玲玲,林亦可,你這個女人怎么這樣惡毒!”唐二太太厲聲指控。

“二嬸既然聽說了換馬事件,想必也應該聽說,這件事警方已經基本定案了。馬是劉佳怡動了手腳,我懷疑馬有問題,所以和劉佳怡換了馬。至于為什么出事的是唐玲,你應該去看守所問劉佳怡才對,問我可就問錯人了。”

林亦可不緊不慢的回答道。

唐二太太聽完,仍是一臉的猙獰,“我家玲玲是個實心眼的,你們都不要那匹馬,她就爛好人,自己把馬牽走了,她怎么會想到那匹馬有問題呢!你是玲玲的堂嫂,明知道馬有問題,都不提醒她一句,林亦可,你到底安得什么心啊。”

“唐玲可是一向好賴不分,是非不明,對我更是有成見。我即便是說了,她也未必會聽,還會以為我在挑撥離間。這樣的事,以前也不是沒發生過。既然如此,我又何必枉做小人。”

林亦可帶著幾分不屑的說。

“你,你,明明見死不救,還強詞奪理。老太太,您看看,這就是咱們唐家娶回來的好媳婦。”

唐二太太講理講不過,就開始哭嚎撒潑。連一旁的陶英都看不下去了。

“如果不是亦可反應快,吩咐我去救人,你現在已經為你女兒收尸了,還有精力在這兒大呼小叫?簡直豈有此理!”

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,請訪問www.hvagxa.icu

手機請訪問:m.feizw.com
五式缆稳赢法